以中草药种植带动旅游业发展:专访卧龙村第一书记翟明明

发布日期:2018-09-09 访问次数:

7月22日,CAU赴北京市房山十渡卧龙村调研小队到达卧龙村,24日我们与当地第一书记翟明明见面,并进行了一次访谈。

从书记那里我们了解到,卧龙村有443户人家,共823人,分为六个小队,沿盘山公路分布。村里自然资源相对匮乏,只有二队有少量可以耕种的土地,大队统一回收土地之前,每户平均只有2.5分地,种一些家里日常吃的蔬菜。每家每户的青壮年大多选择到十渡镇打工。村里没有学校也没有诊所,只有一个常年关门的商店。总而言之,因为自然条件的限制和发展的历史原因,卧龙村的二三产业严重缺失,年龄结构空巢严重,经济发展落后,基础设施建设也不到位。

扶贫书记翟明明17年十月上任,上任之后先是着手改造基础设施,又提出了以在二队种植观赏兼药用的中草药,带动旅游业发展,建设高端民宿,以增加居民收入的发展战略。

从访谈中那我们了解到,目前在二队建设的“黄花塌生态园”是农委“中医药养生旅游驿站”项目的帮扶项目。山上原本的林木种类是柏树,还有少量的核桃树、花椒树,为不破坏原本的生态环境,在农业专家的指导下决定发展林下种植经济。目前主要的中草药种类有金银花、黄花菜、贵妃菊和少量的金花葵。总种植面积为500亩,其中金银花200亩、黄花菜200亩、贵妃菊100亩,金花葵则分布较为松散。这片山上本来就有一些野生的金银花和黄花菜,翟书记看中了这一点,“野生的能活,养殖的肯定也能活”,并且这几种植物的花朵都是金黄色的,也正映衬了“黄花塌”这个地名。

之后我们随翟书记沿盘山路考察了整个种植园的情况,如今是七月末,金银花已经到了今年第三茬也是最后一茬,而黄花菜的成熟期是六月底,贵妃菊则是九月,虽是去年刚刚开始,各种种植也都初见规模了。

总体来说,整个种植园在起步时面临三大问题,土地问题、劳动力问题和资金问题。翟书记的总体思路是发展集体经济,与村民协商后,将每家每户的土地收归大队,每年每户按户口本上的人头每人补贴200元。之前,由于大多家庭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,土地又分布得较为偏僻,并不能得到很好的利用,大多是家中老人在力所能及的地方种一些易活的日常作物。所以这一政策的推行并没有遇到太大阻力。

第二是劳动力问题。翟书记直接雇佣村民对中草药进行种植和养护,由技术人员指导,每人每天工作八个小时,工资按天计算,每天80元。我们与当地的村民聊天,一位大娘说,他们每天都是早晨六点干到十点,下午再去干四个小时,都是避开日头最毒的时候,工资基本都能很快打到村民的银行卡上,不存在拖欠的问题。村民都说,我们有活干了,不用在家闲着,也有钱拿,真的不错。目前,山上大约有三十人常驻打理这些植物,其余的人基本是按季节和种植进程去干活。

第三是资金问题。大队的资金十分有限,基本无法拿出钱来支持这个项目。翟书记联络企业找投资,目前正在与北京同仁堂进行商谈,依托“一企一村”扶贫项目,主要是中草药的收购和道路建设的投资。据翟书记说,目前计划出产的中草药产品是为首城公司提供货源进行加工销售,自己的的品牌正在建设中,logo已经有了,但品牌还没注册,需要一定的流程,注册完之后会进行自己品牌的销售。

但翟书记发展黄花塌生态园并不以种植销售中草药为最终目的,而是要利用这些作物的观赏性发展旅游业。用翟书记的话来说,就是“栽下梧桐树,引来金凤凰”。其中包括自助采摘、农家乐等项目。还有利用山中土屋,加以修缮和装修,建设高端民宿的计划。而卧龙村的风光本就很是漂亮,青山绿水,仙气缭绕,盘山公路蜿蜒曲折成为独特的风景。黄花塌生态园以“喧闹城区中的一片静土”为主要理念,吸引在城市生活中压力过大的人群,来景色优美的乡村享受舒适的周末自驾游。

除了生态园的项目,翟书记自上任以带领大队把村里的基础设施好好建设了一番。二队分布基本沿山路,而乡间小路崎岖蜿蜒,只有有人家的地方能通车,但两车相遇就十分麻烦。山上高处的田地连手推车都推不上去,只能靠人力扛挑。翟书记加宽了原有的道路,通车方便了许多,山上的土路也都改成了石子路,正在等待进一步硬化。田间的围墙也都用石头砌起来了,山上的土质较为疏松,每年雨季容易发生滑坡坍塌等地灾,这种石头围墙比之混凝土的好处除了更加结实稳固外,如遇坍塌也只会小范围的倒塌,而不是像混凝土围墙一样整片倒下。

翟书记还在山上建了三口大的储水窖,家家户户通上了自来水,田间也有了灌溉管道。但两年的任期即将结束了,翟书记可能今年十一月就要离开卧龙村。我们到村民家中访谈的时候,村民对翟书记的评价都很高。一位耄耋之年的大爷高兴的说:

“翟书记这个小书记,岁数不大,这小子有两下子。你看这道都给我们修啦,过去我们种地啊,不是背,就是挎,就是扛,现在他来了,这道就都给我们修通了,弄得真好。我今年77了,这道一修,我还得再活10年,我心里可痛快啦。”

卧龙村是自然灾害多发区,又是国家认证的贫困村,翟书记离开后会有下一位扶贫干部接替工作,但村民也表示了担心,不知道下一位干部会不会也像翟书记一样负责、能干。而两任干部交接工作的时间也是一个问题。翟书记自己说:“(下一任)最好是能十月份就来,我们接触一阵子,并且这个思路能沿着往下走,如果说来一个人换一个思路,就太折腾了。”

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所说:“要实施贫困村提升工程,培育壮大集体经济,完善基础设施,打通脱贫攻坚政策落实‘最后一公里’。”以卧龙村的情况来看,没有丰富的自然资源,就必须要依托二三产业进行经济建设。在脱贫攻坚的“最后一公里“中,扶贫干部发挥了很大的作用。希望下一任书记也能尽职尽责,把握当地优势,帮助卧龙村走出贫困。